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妃子笑电影简介 >> 正文

【春秋】爱是一种迷药(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的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隔着老远,她便从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一眼认出了他,一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书生。她向来喜欢高高瘦瘦充满书卷气的男人,所以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却像久未谋面的老友般让她感觉亲切,自然。她的心开始沸腾了,感觉体内有滚滚的热流在涌动,脸上不禁泛起了红晕。

刚下过一场阵雨,天空一片湛蓝,几朵白云在上面漂浮着,而她的心此刻也化作了白云在上空飞腾。雨后的空气清新怡人,缕缕清风像丝丝冰凉的泉水滑过身体,刚才的那股热流渐渐冷却下来。风吹得她的裙摆四处飘荡,她感觉自己如一只花蝴蝶,跟在他的身后,在人群中轻盈飞舞。

有人说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两个原本毫不相干的人,隔着千山万水,在茫茫人海中相遇,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有缘的人总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相遇。但缘分有深浅,有情无缘或情深缘浅都是人生莫大的痛苦。她当然不希望这样的痛苦再次沦落到她的身上,在感情上,她是一个伤痕累累的女人。命运似乎总爱跟她开玩笑,出现的人,不喜欢,喜欢的人,不出现。于是她一直在爱与被爱之间彷徨,静静地等待着生命中,那个对的人出现。该离去的总会离去,该相逢的总会相逢。如果说,相逢是命运的安排,那相逢后又将是怎样的命运呢?

彼此交换联系方式至今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这七八个月,他们一直断断续续通过短信保持着联系,多数是朋友之间的互相问候,有时还有一两句无伤大雅的玩笑话。也只有在开玩笑的时候,她才能从那些戏谑的文字中感受到一丝亲密的味道。这个男人有点冷,也有点怪,每次当她努力想把他遗忘的时候,他都会神秘地再次出现,他似乎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魔力,隔着几千里也能透过时空的隧道,把魔法施展在她的身上。面对他,时间似乎无奈地停止了,岁月的痕迹储藏在他的眼里有如一片深邃的大海,望不到边际。一个外表年轻充满活力而内心深沉,让人琢磨不透的男人。他是一本让人难以读懂的书,而她凭借着自己微薄的力量和浅陋的学识幻想着去努力读懂它,她知道希望是渺茫的,除非哪天她也被赋予了某种魔力。

带着糖质的空气迷漫着他们,从树梢上面吹下来的风,混合着树叶的香味,扑面而来。她那被长期上了枷锁的灵魂此刻像被束掩的棉花一样舒展开来。

他们在他就读的校园中穿梭,崎岖的林荫小道,陈旧的教学楼,校园的优美,宁静,调谐在眼前与历史的默契中,不期然的淹入了她的心灵。池塘里的荷花开得正艳,碧绿的荷叶像一块块巨大的玉盘摆放在清澈的水面上,里头雕刻着粉色的花朵。那粉色是如此的新鲜亮丽,在校园,这份难得的净土上盛开着这么纯净的花朵,真是美不胜收。站在池塘边,她仿佛在一朵花里看见了月亮,那梦的水晶和炽热的爱情,藏在一本黛青色封面的书中,美艳,透明的花朵,向她张开了笑脸。“真是太漂亮了,如果能用相机把这满塘的荷花拍摄下来,那该多好啊!”她不由轻轻叹了口气。“的确很美,今天没带相机可惜了。”耳边传来了他的声音,方才她只顾得陶醉在眼前的美景中,竟然一时忘记了身旁那个沉默寡言的,让他怦然心动的男人。对于大自然优美的景色,她总是迷恋得一塌糊涂,也许天性太喜欢花朵了,就连路边一朵极其不起眼的小野花,也能让她驻足欣赏一番,捡起一片花瓣,捧在掌心,轻轻摩挲许久。“咱们吃午饭去吧,时间不早了,你应该肚子饿了。”他建议道。“恩,好吧。”她轻轻回了他一声。于是俩人便向校门外走去。

一条并不算宽广的马路两旁,挤满了大大小小的各色餐馆,也许是濒临学校,这些餐馆的生意显得很红火。选了一家,靠窗而坐,外面不时有不同国家的留学生路过,在这样一个繁华美丽的大都市就读,欣赏中国充满古典神韵的江山美景,对于这些异国的学子来说,定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的色彩。她是个爱读书的女人,也曾经幻想着自己能漂洋过海到异地求学,但知识和经济的欠缺再加上身体虚弱的缘故,注定她只能做一只笼中之鸟,在一片属于自己的小天地中,自娱自乐。像周围很多女孩子一样,结婚生子,拥有一个幸福稳定的家庭。成了母亲的女人,即便心中曾经有过多么宏大的远大理想,也会因为孩子的诞生而把一切抛之脑后。

女性的天空是低的,羽翼是稀薄的,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女性总是有着过多的自我牺牲精神,在长期的无助的牺牲状态中养成了自甘牺牲的惰性。时间漫漫的长流从身边匆匆而过,那些七彩绚丽的梦想也在现实潮流的冲击中一个个渐趋破灭,留下的仅仅是一连串无奈的感叹。如今她也只能从那些匆匆而过的莘莘学子身上找寻一些梦想的影子。“这边的留学生真多,看又有一个走过来了。”她好像一个小女孩似的兴奋地叫起来,把深深的叹息隐藏在了快乐的背后。他在对面用深邃的眼神看着她,或许觉得她的举动有点可爱,嘴角不禁微微上扬了起来。一个高大的男人,竟然有着一张如女孩子般秀丽的樱桃小嘴,仔细打量他的五官,更觉得帅气了。

其实不用看那些留学生,从他身上,她那些尘封已久的美丽梦想也如同黄昏的薄雾,依稀可辨。他,怀揣着美好的理想,辞去稳定的工作,来到这个大城市攻读博士,一个为理想而打拼的男人,身上总是有着常人少有的光环,再加上那仪表堂堂的外表,对她来说,他是那么的神圣,不可触摸。而如今,距离缩短了她长久以来对他的思念,那个让她仰慕的男人,此刻正端坐在对面。她借助窗外的景色,努力逃避着他的眼神,那是怎样的一潭深渊啊,一旦陷进去,要想再爬出来,恐怕是不可能的。而她正在一点点陷下去,却全然不知。他们的交谈不多,俩人都不善于寻找话题。似乎沉默就是他们最好的交流,市中心远远的朦朦胧胧地站着,正值午休时分,行人稀少,街上多了一分宁静。

午饭在祥和宁静的空气中,慢慢进行着,她喜欢这样跟他面对面而坐的感觉,尽管爱情对她来说非常遥远,但这种无声的喜欢,本身就是一种爱情。注视着他,她感觉自己真的好幸福,即使这样的幸福是短暂的,她也从内心乐开了花。于千万人中,遇见一个让她如此欣赏的男人,是上帝的恩宠,尽管这样的恩宠也许本身就是一种痛苦的折磨。她知道,自己的爱情仅仅是一个披着绚丽色彩的水泡,经不起时间的检验,一吹即破。两颗心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遥远了,她根本没法知道自己在他心目中存在着怎样的地位,像她这样一位相貌平平,学识一般的女子,又怎么能渴望得到如此一位条件优秀的男人的爱情呢,一切只能是做做梦而已,倘若连梦也不敢做了,如一株枯草般地活着,那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毕竟美梦也有成真的时候吧,尽管那样的概率几乎是零。

她觉得自己这一整天就像在做梦一样,恍恍惚惚地,跟在他旁边,似朋友又似乎亲于朋友,似恋人又似乎淡于恋人。有时他看她的眼神分明是充满温柔与爱意的,但她实在不敢去碰触,怕那一瞬间的柔情只是自己两眼朦胧中的片刻错觉。她已经不再是一个纯洁的小女孩了,依她的年龄已经到了足够成熟的阶段,许多与她年龄相同的女人早有了一个上小学一年级的孩子,而她经历过几次爱情,如今还是孤单一人在人生路上四处徘徊。似乎天生比同龄人显得幼稚,她永远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心地单纯得有时让周围的人哭笑不得。为此她的母亲老是抱怨:“我们家的这个人,傻啊,一点都不精明,一天到晚捧着本书,像个书呆子。”她的确傻得可以,许多家境优裕的男人,她一个也看不上眼,偏偏喜欢一些负债累累的穷小子,最终还是被伤得一塌糊涂。

她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已经完全看破了红尘,不会再相信男人也不会再奢望什么爱情。爱情那事过境迁的微弱力量不能承载红尘俗事跨越百年。它总是打扮得妖娆,让男人披着美丽的外衣来迷惑女人。所有的海誓山盟仅限于片刻的激情。在那一刻,两人都化成了神,神是不在乎人间烟火的。当激情退去,所有的俗事都浮出水面,原先可以忽略不计的问题都成了生活的拦路虎了,掉入虎口的日子把女人折磨得伤痕累累。

内心的纯净使得她仍旧像一个小女孩般娇柔可爱,看上去也最多二十来岁的样子,只是偶尔从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忧郁掩藏不了沧桑岁月在她身上遗留下来的足迹。不过那是一脉常人难以察觉出来的忧伤,平时总是被她很好地隐藏在了某个阴暗的角落,惟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幽深而漫漫的长夜里,她才会偷偷拿出来咀嚼自己的痛苦。这个多愁善感的女人,柔弱得如一棵摇摇欲坠的花朵,冷不防一阵狂风就能把它撕扯得稀巴烂,残落的花瓣被风吹撒得四处飘零。她又像生长在石缝中的一棵小草,生命力顽强得让人惊叹不已。她说她要做一棵坚强的小草,尽管她爱极了鲜花,希望自己永远像鲜花一样美丽动人。

“附近有个不错的公园,要去走走吗?”他说,“好啊!”要知道她最喜欢在公园里溜达了,呼吸新鲜的空气,欣赏每一片树叶与花朵,聆听鸟儿欢快的歌声,身处在鸟语花香的自然佳境中,她总会感觉特别轻松自在,周围的一切都是她最好的伙伴,也许她就是其中的一棵草、一朵花变化而来的抑或是枝头的一只鸟儿,天上某位神仙一次偶然的路过,赐予了这只鸟人的生命,于是便有了凡间的她。穿过一条狭窄的林荫小道,他们爬上了一座小山丘,雨后的石板路有点打滑,她身子一倾,差点摔跤,幸亏一条坚实的臂膀及时搂住了那纤细的腰肢,顿时触电般的感觉使她一阵惊颤,他正用温柔的眼睛凝视着她,“你没事吧?小心脚下。”“没事,没事。”她立马从那温柔的臂膀中挣脱了出来。

山顶上凉风袭袭,阳光撒在不远处的湖面上,泛起了片片金光,有几只小船在这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慢慢游荡。水是冰凉、透明、充满灵性的液体,她喜欢用手触摸这种物体的感觉,一种不可言喻的幸福像汩汩清泉流淌全身。“我们也去划船吧,在湖面上吹风的感觉特别棒。”她不禁欢呼起来。于是沿着刚才滑溜的石板路,他们下了山,也许是怕她再次滑倒,他拉住了她的一只手,十指相扣的甜蜜感觉环绕住了全身,幸福正张开双臂在不远处迎接她。

泛舟小湖上,底下是一片碧绿的泛着层层涟漪的湖水,头上是一望无际的蔚蓝的天空。置身在如此的场景中,充满了浪漫的诗情画意,空气宁静得连鸟儿都不忍心来打搅。她把手伸进涔涔的流水中,那凉爽的湖水便从她张开的手指缝隙中急促地淌过。她感受着流水的温情,非常投入,仿佛整个身心都浸入了冰凉的水中。“看,前面有一条大鱼跳了起来,好像是一条鲤鱼。”寂静一下子被他的话语打破,她挺直了腰身,眼睛直盯着前方。“哪里,在哪里呢?你一定是骗我的吧?我怎么没听见鱼跳起来后拍打水面的声音呢?”“没骗你,就在前面,你不信的话,我们把船划过去看看。”“呵呵,等我们过去,那条鲤鱼早就跑得连影子都没有了。”她轻轻嘟囔了一声。船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他把身子探了出去,指着一片水说:“刚才就在这个地方的,说不定现在跳下去还能抓到呢。”“那你跳下去试试吧,我等着你把鱼抱上来,哈哈。”她戏谑道。“好啊,可惜我不会游泳。”这个坏男人八成是逗她玩的,她在心里暗暗地想到,不过他还是有点幽默和可爱的。

这是一条需要两个人双脚踩踏的船,由于穿着裙子不方便,她便以此为理由,任由他一个人踏去了。悄悄瞥了他一眼,早已累得满头大汗,呵呵谁让你刚才骗我的,才不帮你呢?她在心里独自思忖着。他似乎读懂了她的内心,投过来的眼神中带着些许挑衅的味道,对于这个聪明的男人来说,她的任何一举一动哪能逃脱得了他犀利的眼神。“额头上全是汗了,用水洗洗脸吧。”她关心地问到,他把眼镜也放水里洗了一下,镜片上全是小水珠,她便从包里掏出了一块纸巾,轻轻擦拭去了那些水珠。充满爱恋的任何一个小小的举动都是美丽而幸福的,这种幸福透过清风的吹拂一直飘到了对岸。

湖边的杨柳在阳光的照耀下,身姿摇曳,条条柳絮像丝丝长发垂落下来,几乎碰到了水面。有几个人在树阴下垂钓,旁边的长椅上,坐着几位纳凉的老人。好一幅宁静祥和的画卷,她真希望自己能用一支画笔勾勒下眼前的一切。小船刚靠岸不久,天空便下起了倾盆大雨,他们在亭中躲雨,互相依偎着欣赏雨景,像极了一对恋人。面对他,她的感情变得好迷惑,不知道这短暂的相依究竟意味着什么,是感情的自然流落,还是他一时寂寞冲动的产物。他们就像萍与水被捆在了一起,而萍与水本来是无所谓缘分的,只是偶然盛了同一种月色。

爱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给人带去温暖,也可以给人带来伤害。她任凭他紧紧地把自己搂在怀里,感受着这一刻属于彼此的甜蜜时光,十指的温度透过娇嫩的肌肤一直划向她的内心深处。她被他的温情包围着,一颗心在烟雨迷离的空气中渐渐盛开出了花朵。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把两颗原本陌生的心暂且融化在了一起,也许是荷尔蒙的作用,俩人靠得越来越近,紧紧拥抱在了一起。身体的这种近距离接触,让彼此都很兴奋,他能够感觉到她急促的呼吸,而她也能隔着那堵宽广的胸膛,听到一颗心正在砰砰直跳。“你的心跳得好快啊!”他闭着眼睛没有回答,这确实是一个很没有意义的问题,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处于目前的状况都会心跳加速的,难道她不知道吗?

癫痫病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女性护理常识
癫痫患病的发病原因有哪些

友情链接:

轻赋薄敛网 | 不乖小兔子下载 | 硬盘数据恢复北京 | 傅程鹏和程愫夫妇 | 月经期盆腔积液 | 常州管家婆 | 泰国护肤品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