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黄花草木樨 >> 正文

【看点】十八岁进城打工(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大巴车绕过一座山,又绕过一座山,再绕过一座山,终于绕到柏油路上,眼前豁然开朗。阳光在前面一辆小车顶上炸开了花,我才知道已是中午,也才知道车已走了六个小时。玲子姐所描绘的城市文明也在我心里炸开了花。这年我十八岁,独自进城打工。

车在柏油路上开得飞快,想到不久就会看到文明的大都市,我既兴奋又害怕。一路上,我睁大眼睛,透过车窗看外面世界,不放过任何一个一闪而过的景点。不知不觉中到站了。下车后,我看了看车站的大挂钟,已是下午两点一刻。我挤在出站的人流中,心扑通扑通地跳,脸上却极力装出平静的表情。出站口两边摆了几个小吃摊点,饭菜的香味直钻鼻孔,肚子更饿了,咕咕叫起来,我咽了口唾沫,强忍着饿走出来。我书包里装有30块钱,内衣里藏了120块钱。

玲子姐说出车站右拐,路过一个大商场,过了商场继续往前走,到十字路口右拐,再走500米就看见“阳光小区”几个字,那就是她住的地方。

城市在我眼前了,可是饥饿和恐惧使我无心欣赏它的美,只觉得有很高的楼,很多不同的车,很宽很平的柏油路,很多五颜六色的人。我小心翼翼地走着,还不习惯大城市里这平坦的路,反倒觉得山路更容易走一些。

走着走着,迎面而来一位大娘,她和善地朝我打招呼:“小姑娘,刚下车吧?”我点点头。“你能不能帮阿姨一个忙?阿姨女儿病了在医院躺着,阿姨要给她买衣服,正愁找不到人帮她试试,刚好看见你来了,你俩高低胖瘦差不多,你能帮帮她吗?”

我眼前忽然闪出病危时的父亲。当弟弟气喘吁吁地把刚买的老衣拿到他床前时,他已经咽了气,合上了眼睛。想到那个可怜的女孩,我点了点头。她拉着我的手进了商场,来到一家衣服店。

店老板是一个低矮肥胖的中年妇女,四方脸,化着浓妆。两条眉毛像两根黑色粉笔粘在脸上,生硬古怪,让人疑心它们会随时掉下来。嘴唇像涂了厚厚一层蜡笔油,红得叫人恶心。一看见我们,她脸上立马堆满笑容,热情地问道:“给女儿买衣服?”还没等那位大娘,不,阿姨回答,她又说道:“呦,你女儿长得可真俊啊!我还以为刘晓庆来我这儿买衣服,瞧这脸蛋,这身材,来来来,左边这一排全是美女穿的,阿姨带你挑选。”

老板拿出一件花里胡哨的衣服让我试,我有点恶心,可是阿姨没反对,我便试穿了。衣服是给人家女儿买,我喜不喜欢又有什么关系呢?她们让我照镜子,镜子中的我像县城那些俗气十足的街头女,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店老板看着我眼睛说:“换一件吧,这件不适合你女儿穿。”她又拿出一件素雅的,我穿上显得有些寒酸。她俩同时说“再换一件”。于是,取出一件,穿上脱掉,再取出一件,穿上脱掉,直到我有些不耐烦了,她才拿出一件格子风衣让我试,这件衣服摸起来厚实温暖,看起来简单又大气,镜子中的我媚而不俗,纯而洋气,有天真少女的稚嫩,又有成熟女人的气质,确实不错,我不由得笑了一下,确实像扎着两条辫子的刘晓庆,天真活泼可爱。“就这件了!”阿姨说,“包起来吧!”她冲店老板夸张地挤了挤眼睛。店老板半天才愣过神来,说道:“太美了,我都看傻眼了!好好好!”说着高高兴兴地去包衣服。阿姨怎么不问价?我心里疑惑,心想她一定很爱她女儿吧,不管多贵都舍得给她买吧?

我任务完成了,便转身准备离开。店老板叫住我:“美女,把衣服带走!”我说:“不是给我买的,我是帮那个阿姨女儿试穿的。”“那个阿姨?她不是你妈妈吗?她人呢?”店老板问。是啊,她人呢?明明刚才还在这儿,怎么一转眼的工夫就不见了呢?“您等会儿吧,她或许上厕所去了。”我说着正要走,店老板拉住我不放,变了脸色,厉声说道:“衣服都包好了,你也试穿过了,不是给你买你试啥?害得我忙活半天,这老腰都弯疼了,腿都发麻了!”我正在解释,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堵在店门口不放我出去。店老板说:“120块,掏钱走人!”我怕极了,那个阿姨还没来,我想到她冲店老板挤眼睛的夸张表情,顿时明白了一切。事已至此,只好买了,反正娘让我给自己买件像样的衣服,只是120块也太贵了,平时我只穿十几块钱的,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再说钱还在内衣里边藏着。我红着脸说:“我去试衣间取钱。”店老板好像知道我的钱在哪儿藏着一样,跟着我去试衣间。

回到路上时,我仍心有余悸,想象假如我不买,她,他们,会把我怎么样。

恍恍惚惚中走到十字路口了,拐角处有个卖香蕉的,我才想起娘叮嘱的话,上前问道:“香蕉咋卖呢?”“五块钱一斤。”“也太贵了吧?”我心想,老家县城才卖两块二,便离开往前走。走了没几步,从身后急急地走过一个女的,到我跟前时故意碰我一下,一包东西掉到地上了,她立即大叫道:“你没长眼睛啊?怎么走路的!赔我香蕉!”“明明是你碰的我!”我分辩道。呼啦一下围过来好几个人,跟刚才在衣服店里一样,我被包围了。看着他们气势汹汹的样子,我怕极了,被迫买了一抓香蕉赔那个女的,整整花掉我二十块钱!

从玲子姐家出来时,太阳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灯光,通明如白昼,第一次看见城市的晚上,车很多,人很挤,城市的晚上是沸腾的,山村的晚上是宁静的。下了出租车,看到“友谊小区”几个字,玲子姐说到了,让我带明明在外面玩,不必进去了。这儿一字排开十几个摊位,都是卖烤羊肉串的。明明拉着我的衣襟道:“小花阿姨,我要吃羊肉串!妈妈常带我来这儿吃。”我走到其中一家问价,摊主回答:“12个算10个2块钱。”我想,这么便宜?一串才2毛钱!老家县城卖的比这个小多了,还5毛钱呢!便说:“那我就买12个吧。”

明明很能吃,不一会儿12串全部消灭掉了,我给他擦了擦嘴,然后掏出2块钱给摊主,谁知道他说20块。“你刚才不是说12个算10个2块钱吗?”“12个,2块钱?开国际玩笑!”他斩钉截铁地说,好像忘记了刚才他自己说的话,眼睛死死地盯着我,脸都快贴到我脸上了,我突然想到了屠夫和羔羊。我后退着,不知所措,一丝狡黠划过他的脸,他突然淫笑道,“没钱,没钱让哥亲一下,不要钱。”我眼泪都要出来了,期待有人围过来,哪怕是看热闹,可是这次并没有人围过来,一个都没有。

正在这时,玲子姐和一男一女来了,我猜测那就是她说的兰姐和马老板,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明明一看见马上跑过去喊道:“妈妈,那个人给小花阿姨要20块钱!”那男的径直走过来,站在摊主面前,像一座山,眼睛盯住摊主。摊主马上赔笑道:“是马老板啊!兄弟不知道这个小姑娘是马老板的人,多有得罪!”“你又在这儿欺负外地人!吃了几个?”马老板问。“12个!”明明在妈妈怀里喊道。马老板掏出10块钱丢到地上,摊主马上蹲下捡起来,双手递给马老板,赔着笑脸道:“怎敢收马老板的钱?”“小花,来!”玲子姐叫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兰姐。”我忙说:“兰姐好!”兰姐打量了一下我,对玲子姐笑笑,“你表妹好漂亮啊!我要吃醋了!”又转向我说,“小花,工作我帮你说好了,明天你就可以上班啦,每个月保底300元,让马哥满意的话还会涨工资,不干啥重活,就是给马哥当秘书,陪他出去谈生意。马哥是我朋友,会照顾好你的。”

路边停着一辆黑色小车,车头有四个大小一样的圆环套在一起,车显得很威武,像马老板一样。

车开了,玲子姐在后座跟明明玩,我拘谨地坐在副驾座,马老板扭过头看了我一眼,那眼光火辣辣的,热得能融化我。我又想起了父亲。当他看到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时,眼光也是这么热,然而很快又冷了下去:学费!我想起他临终时闭不上的双眼,直到母亲问道:“他爹,你是不是想说,一定供柱儿上大学?”爹却一直盯着我看。我含着泪说:“爹,您放心,我供弟弟!”他这才闭上眼睛。

我把手伸进书包,攥紧那个录取通知书。弟弟,姐姐会给你挣够学费的,明年你放心考吧。

玲子姐和明明一直玩笑着,马老板的眼光一直停留在我身上,车一直开着,似乎路很长很长,我一直攥紧那张录取通知书,心想,太阳光芒万丈也有黑子,我所撞入的,或许正中城市的黑子吧?我咬紧嘴唇,目视前方……

治癫痫病那医院更好
十个月宝宝癫痫都有什么症状
癫痫病的发病类型

友情链接:

轻赋薄敛网 | 不乖小兔子下载 | 硬盘数据恢复北京 | 傅程鹏和程愫夫妇 | 月经期盆腔积液 | 常州管家婆 | 泰国护肤品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