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黄花草木樨 >> 正文

【流年】致未曾拥有也不曾失去的爱情(选择征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夜深了,肖一爽辗转反侧不能入眠,隔壁房间的赵子辰打起了时大时小的呼噜,让肖一爽感觉更加的烦躁,无奈,她披衣而起,蹑手蹑脚地来到客厅。没有拉上窗帘的客厅被洒进满满的月光,可以看到餐桌上没有收拾的碗筷,鞋柜边杂乱的鞋子,满溢的垃圾篓,还有无声无息飘至窗前的肖一爽清瘦的身影。面对窗外,依然可见点点灯光,那每一盏灯光下,都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吧!肖一爽不由得轻叹一声。

这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而是从肖一爽下岗之后,她就经常这样熬过漫漫长夜,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自己就下岗了。自己的工作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职业——文员,但这么多年一直兢兢业业的,从来没有过疏漏,之前的领导一直树她为榜样,可刚刚换了领导,却说她因循守旧,缺乏创新,第一批裁员名单中,她的名字首当其冲,让她着实接受不了。失去了已经工作了将近二十年的工作岗位,让她很失落。之前每天为了给儿子赵一做饭,她总是行色匆匆,当时还曾经想过,等赵一上了大学,就好好请假出去旅游一下。可赵一刚刚上高二,她却突然下岗了,时间突然空闲下来,反而让她无所适从,这些之前原本应该坐在办公桌前工作的时间,到底应该如何打发呢?

赵子辰在得知肖一爽下岗之后说,先休息一下吧,孩子快高三了,也正需要照顾。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没有给肖一爽多一点点的安慰,让肖一爽心里感觉更憋屈了。加上她之前听说的赵子辰经常和他们单位一个新来的大学生走得很近,让她心里突然泛起一股悲凉,哦,看来,等赵一上大学,赵一不需要我了,我就可以在这个家里也“光荣下岗”了。

想到赵一,肖一爽的心突然很疼,这个她一直放弃自己的所有爱好爱着的孩子,最近变得非常古怪,不仅成绩下滑,还经常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有心去问问,但赵一总是一看到她,就立马找借口出去。在肖一爽下岗之后,她还不想过多地跟赵一说这个事实,她甚至想,等赵一问她再说吧,反正他很忙,也许会暂时注意不到,这样就不会过多的影响他的情绪。

可一想到这儿,肖一爽在心中又感觉特别委屈,自己将赵一当成眼珠子疼,他怎么就看不到自己这段时间骤然消瘦了十斤之多呢!她的眼眶深陷,原本漂亮的大眼睛双眼皮,现在已经老化成三层眼皮,并且,眼角的鱼尾纹非常细密,始终不能缓解的黑眼圈一直伴随着她。原本红润的嘴唇也消失不见,黑紫色的唇色仿佛在预示着自己身体的某一零件在逐渐罢工,这几天着急起的泡还在,干裂的地方渗着血丝。用手轻抚嘴唇,又看到自己干瘦的像鸡爪子一样的手,曾经它也是那样的柔软,细嫩,可现在……哎,这让她自己都不愿意在镜子里看自己。

夜依然漫无边际,身心俱疲的肖一爽打开了电脑,曾经在还上班时,她经常看到同事在网上浏览一些网页,还有一些图文并茂的,他们说叫博客,里面可以有自己的日记和文章,还会有配图,配乐。当时她感觉很幼稚,从来没有去浏览过,但突然空下来的肖一爽突然很想去看看,仿佛她想到一个逃避的地方,一个她心中的世外桃源。

肖一爽平时并不用电脑,单位的工作虽然也多少用一点,但她仅限于表格和文档,真的打开网页,还真是眼花缭乱,一时找不到地方。于是就胡乱地点开网页,终于找到博客之后,顺着博客的访客去看对方的博客,仿佛从一个主干道走到一个很多分叉的路口,一个个名字就是一条条路,如何选择呢?肖一爽也懒得动脑筋,她就点最上面的一个,然后打开之后,看看,再点访客最上面的一个。因为她对比了,最上面的一个,是最近来访的人,也是最有可能是最新更新的人。

也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博客,肖一爽感觉眼睛很干,很涩,她揉揉眼睛,看了看窗外,竟然天已经发蓝了,天快亮了,对面楼上的窗户已经有亮的了,她对自己说,也要去帮儿子赵一做饭了。看到此刻显示屏上正好是一个界面为绿色的博客,一根一根四叶草从一片浅绿中伸出,仿佛在用自己代表生命的碧绿来彰显生命的珍贵。她一瞬间被这一根小草打动了,于是,她没有关闭电脑,只是关了显示屏,就去做饭。

已经上高二的赵一,个头已经远远超过了赵子辰,瘦瘦的,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吹走,肖一爽还发现,这孩子最近长了一点小胡子,看来是真在快速地发育了。因为赵一不喜欢外面的早餐,所以,肖一爽固定要为他做早饭,他不挑食,做了的,会认真地吃完。

打开冰箱,肖一爽突然发现这几天因为心情不好,她都没有出门,冰箱里空空如也,没有火腿,没有面包,只剩下两个鸡蛋。拿出鸡蛋,肖一爽拿了一根葱,切碎,然后用鸡蛋和面,混合上葱花、盐、花椒粉,搅拌成粘稠的糊糊。平底锅小火加热,放少许油,用汤勺挖了一勺糊糊,缓缓地倒进去,端起平底锅,轻轻地摇摆,看到鸡蛋葱花薄饼在平底锅里轻轻地左右摇摆。几分钟后,掂锅,将饼翻过来。再过几分钟,散发出香味,就说明快熟了。她轻唤了一声:赵一,起床了,赵一,起床了。一边叫,一边拿出麦片,用开水冲泡。

嗯,知道了。房间里传来赵一含混的回答声。

肖一爽将昨天未清洗的碗筷摞到一起,放到水盆里,打开水龙头。看着水哗哗哗地流出来,肖一爽忍不住将手探过去,水的冰凉霎时传来,给她一种清爽感。她掬起一捧水,将自己的脸没进去,然后用双手把水抹到头发上,任水顺着头发滴落在衣服上。

穿好衣服的赵一去洗手间洗漱,然后默不吭声地坐在餐桌旁吃饭。赵子辰在赵一出了洗手间就跟着进了去。这是这个家里很多年的生活规律。肖一爽起得最早,最早用洗手间,其次是赵一,赵子辰。赵一很快就吃完了早餐,然后背起书包就去上学了,他应该七点到校,上早读。

赵一刚刚出门,肖一爽就将所有的碗筷再摞到水盆里,也不管赵子辰,继续坐在电脑前,继续浏览网页。

略微晃动一下鼠标,那一抹翠绿又出现在肖一爽的眼前,她的唇边掠过一丝笑意。赵子辰在肖一爽的余光中走过,“哐”地关上门,然后传来一连串的“哒哒哒哒”声。

博客的名字叫做“致未曾拥有也不曾失去的爱情”,博主的名字叫做“好像昨天”,这个名字有别于很多人选择的什么妈,什么爸,或者是真实的姓名、爱好,而是充满着诗意。当诗意这两个浮现在脑海中时,肖一爽忍不住又笑了一下,诗意,呵,真是好久都不曾接触过了。记得还是上大学时,特别喜欢看诗集,也会喜欢看言情小说,这些年一直挣扎在生活中的油盐酱醋中,哪还有闲情去诗意呀!

博客置顶的一篇文章与博客的名字同题,引起肖一爽浓厚的兴趣,她信手点开,却在看过第一段之后,就忍不住泪流满面,她不停地晃动鼠标,不停地从前往后,从后往前,文章中的每一个字很快就深深地印刻在她的脑海中,或者说,这些文字记录的,也一直在她的脑海中,从来不曾遗忘。

“我并不是一个文字的驾驭者,并没有能力写出我心中的真实,但我想将心中一直回放了这么多年的场景描写出来,让我也可以记得,曾经的岁月,是那样至真至纯。

第一次认识她,是在我一个朋友的生日舞会上,说是舞会,也只是几个人凑钱买了水果,小吃,啤酒一股脑摊到桌子上,大家想吃就吃,不想吃呢,就群魔乱舞,胡乱摇摆。这时,门被突兀地推开,两个女孩子冲了进来。一个是我的发小,另外一个则不认识……”

这一幕仿佛真的过去好久了,顺着他的文字,在记忆中从来不曾被磨灭的时光,越发清晰起来。

在A市上大四的肖一爽非常苦闷,学校安排大家去实习后,大家就要各奔东西。面对未来的选择真是让她迷茫。A市是一个省会城市,谁不想留在这里呢?很多同学都在寻找接收单位,更有甚者已经找好了单位,只等毕业就可以顺顺利利地上班。面对这些,肖一爽感觉很自卑,来自一个小城市的她在这个城市可以说是举目无亲,现在又有谁可以帮助到自己呢?与其在这个城市孤单的过活,还不如回家,起码可以陪伴在父母的身边,应该是一个更加明智的选择。

一次去当家教的时候,肖一爽认识了家教学生强强的姑姑,沈菲儿。相当的年龄让她们相见恨晚,同样大大咧咧的性格,让她们一见如故。这样在辅导之余肖一爽会和沈菲儿去逛街,还会带着她一起到学校图书馆去看书,沈菲儿虽然年龄相当,但因为上的是中专,已经工作了,她非常喜欢大学的环境,所以就经常央着肖一爽带她去。而作为回报,她也会带着肖一爽走进她的世界。

沈菲儿是一个护士,住在集体宿舍。这天,在下课后正准备回学校的肖一爽看到沈菲儿急匆匆地推门进来,一看到她就特别开心地说:快,跟我走,我一个朋友过生日,我们去参加他的舞会。

可我不会跳舞呀!肖一爽虽然很想去,但还是违心地推脱。

没事,我会,我教你。说着,不由分说就拉着肖一爽走了出去。

去的路上,肖一爽对沈菲儿说:今天是什么日子呀!干嘛要开舞会呀?

今天是我朋友的生日。

哦,是吗?今天是12月1号吗?肖一爽放缓了脚步,仿佛在自顾自问。

对呀,是12月1号。

是嘛!嘿!肖一爽“嘿嘿”笑笑不再继续说。但沈菲儿却被挑起了兴趣,她停下来,追问: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难道也是你的生日吗?

嗯,是呢!肖一爽有点不好意思地点头:其实我从来不过生日的,你不用放在心上。

是吗?太好了,咱们一起去Happy……

当沈菲儿推开房门的时候,肖一爽被房间里的场景惊呆了。她以为是一场非常正式的舞会,还为自己只是穿了牛仔裤,夹克衫而懊悔。结果她看到的却是一群青年男女,大家嬉笑打闹的,全然没有一点她想象中的优雅氛围。她一瞬间放下心来,仿佛缩短了自己和他们之间的距离。

活泼开朗的沈菲儿一进门就大声宣布:我来了,快看我带来的美女。大家仿佛定格一样都看向这个方向,然后大家一起喊:快来,菲儿,没你不热闹呢!说着,一个男孩就将沈菲儿拉走,只剩下肖一爽傻乎乎地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房间里很昏暗,只是在角落里开了两盏台灯,沙发和茶几被推到一起,茶几上摆放着零食和水果,还有好几个盛着或多或少啤酒的杯子,一个生日蛋糕盒子放在一角,仿佛还没有打开过。

正当她感觉非常尴尬,举足无措之时,有一个男孩挤过挤挤挨挨的人群,向她走过来。他大声问:你是沈菲儿的朋友吗?

是呀!肖一爽的声音很小,瞬时淹没在音乐中,她紧接着点点头,表示正确。

你干什么不跳舞呀!男孩继续大声问。

肖一爽赶紧摆动双手,表示不会。

没事,我也不会,我来教你,顺带我还可以温习一下呢!男孩说着,就牵起肖一爽的手,将她拉到房间正中央,融入到人群之中。大家左摇右摆的,不停地撞来撞去。肖一爽感觉很害怕,就退到房间的一角,男孩看她如此,不再勉强,而是拿起一杯啤酒,又拿起一杯饮料,将饮料递给肖一爽,然后作势碰杯,他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灿烂笑着看着舞动的人群。

过了好久沈菲儿才想起肖一爽,她满含歉意地挤过来拉住肖一爽的手说:真不好意思,我的朋友太热情了。不过你很幸运哈,你遇到了这个房间里最善良,最帅气,最可爱的一个。程若轩,这是我的好朋友肖一爽,人家可是大学生呢!你看她漂亮吧!然后沈菲儿又指着程若轩说:程若轩,你可不准欺负我好朋友,今天你的任务就是保护好她,不准让那些“地痞流氓”欺负她。哈哈,我去跳舞了哈!说着,沈菲儿一扭身,舞进了人群之中。

肖一爽有点尴尬地向着程若轩笑了一下,说,你去玩吧,我自己在这边站一下就好。

没事,我来教你跳舞吧!我刚刚学会十六步,说着,程若轩牵住肖一爽的手,在墙角那一点点空间,卖力地演示舞步:这样交错四步,重复,然后再……

肖一爽僵直地模仿,很快被自己搞笑的模样逗乐了,她和程若轩一起哈哈大笑,全然没有了之前的尴尬和不自在。

舞会的高潮是切蛋糕,大家一起祝福“寿星老”生日快乐,沈菲儿不忘插了一句,大声宣布:今天也是我好朋友肖一爽的生日,大家也要祝福她呀!虽然之前大家对肖一爽是陌生的,但带着独特气质的她,已经被所有人接受,大家的祝福声纷纷响起,然后大家将切了的蛋糕,搞笑地互相抹,脸上也是,衣服上也是,头发上也是,两个“寿星老”成了“重灾区”,弄得浑身都是。这仿佛是肖一爽来到这个城市过得最快乐的一天,她笑得脸都僵了,甚至流出了眼泪,为这些陌生的,却不吝给她温暖和祝福的人们。

“当听说这天也是她的生日时,我心里突然有一个想法,我要送她生日礼物,可是深更半夜的,去哪儿买礼物呢!舞会结束之后,我拉住朋友悄悄告诉她:我明天找你,有事。朋友看到我离不开她朋友背影的眼神,似有所悟地笑了笑,用手指戳我的脑门,嘿嘿,可能她已经洞察了我的心。

第二天一早,我骑车来到商业区,在礼品店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冻得全身都木了,才等到开门。我紧忙进去,我想为她补送一个生日礼物。进去之后,店主看我几乎冻僵的样子很是吃惊,他非常热情地招待我,而我却只是买了进去之后一眼就看上的一只小小的白兰色的小熊。看了就是那种很安静的感觉,跟她一样。

羊角风的症状都有些什么
癫痫病治疗费用贵吗
癫痫患者急救如何缓解痉挛

友情链接:

轻赋薄敛网 | 不乖小兔子下载 | 硬盘数据恢复北京 | 傅程鹏和程愫夫妇 | 月经期盆腔积液 | 常州管家婆 | 泰国护肤品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