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徐仁国吻戏 >> 正文

【流年】玫瑰色的墙(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人,总有那么一点儿,忘又忘不了,说又不能说的秘密,像怯光的蝙蝠,展翅于黄昏的角落……

——题记

至今我坚信自己不是一个坏孩子,在初一结束时,我的总成绩全级第一名,成为人们羡慕一时的“三好学生”。但在初二时却意外地载入了一件极其平常的小事之中 ,正是这件小事弄得我声名狼藉,至此我一直不能自拔……

元旦就要到了,为了迎接学校的歌咏比赛,我们班一边抓紧排练节目,一边还在想着怎样才能高人一筹,夺得冠军。

一天课外活动时,我们像往常一样排练着节目,刘伟同学忽然建议:“老师我们应该有个报幕的,要不,谁知道咱们唱的是什么呀?”

“对,是个好办法。同学们,大家看谁报幕合适呢?”班主任对这个意见很感兴趣。

“刘伟!刘伟!”男同学大声吆喝着。

“素娟!素娟!”女同学也不示弱。

“老师,让他们俩报幕!”不少同学这样提议着。

“好,刘伟,素娟,你们两个就以《中学生之歌》的歌词为基调,通过二人对白形式向观众报幕,感情要强烈,语言要有感染力!”

“老师,我不行,真的!”刘伟推辞着。

“ 先试试,不行,再换!”班主任鼓励说。

刘伟:“假如我们是小鸟就展翅飞翔。”

素娟:“假如我们是花朵就吐露芳芬。”

……

果然,刘伟声音不够洪亮,效果不佳。“男同学,再选一个。”

“华峰!华峰!”又是一阵欢呼。

“华峰,行!出来试试。”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弄懵了。“这合适吗?”想到在全校师生面前和女同学一起报幕,多别扭呀!但为了拿冠军,就试试吧!

“假如我们是小鸟就展翅飞翔”,我使出自己的浑身解数,要知道我的朗读水平在班里向来就是数一数二的。

“假如我们是花朵就吐露芳芬”,素娟也不示弱。

……

朗朗的,饱含激情的话语在教室里回荡,我们都陶醉在诗味十足的歌词里了。

“好!好!”刚念完,掌声就响了起来,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偷偷地瞄了她一眼,见她满脸喜悦,兴奋不已,心也就放了下来。

“好!就这样定了。”班主任显然很满意。

“好!好!”同学们异口同声的说。

后来,在元旦的歌咏比赛上,我们俩别出心裁的报幕,再加上同学们几天的连续奋战,报幕一举得魁,小合唱荣获第一名。乖乖!两个第一!看着同学们那欢呼雀跃的高兴劲儿,我心里像吃了蜜。

以后的几天里,一想起这件事,她就闪现在我的脑海里。那秀美的脸庞,那含笑的眼睛,还有那头秀发,使我心动不已。和她换张照片,做个纪念行吗?鬼使神差的我,忽然萌生了这个念头。可人家愿意吗?我犹豫了。只有寻找机会接近她试探试探了。

经过几天接触,和好友志江的参谋,一天晚自习,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给她写了张纸条,委婉地表达了我的想法,并让志江转送给她。她看后满口答应,决定在星期六兑现。我听后像吃了蜜一样甜。

“嘀铃铃……”星期天的下晚自习铃声响了。

“素娟,回家吧!”梦云喊。

“哎!走!”素娟整好书后和梦云双双走出校门。

“华峰要和我换相片呢?”素娟不加思索地说。

“换相片干什么?”梦云不解的问。

“做个纪念啊!”素娟坦然的回答。

“素娟,我们现在年纪还小,不应该想那么多,再说换了相片,人家造你的谣,这可就是证据呀!”梦云像位大姐姐似的开导着。

“可我已经答应人家了!”素娟有点着急了。

“你不会说你的相片找不到了吗?一推不就过去了。”梦云帮素娟出点子。

“那好吧!”素娟有点不情愿地说。

第二天,刚走进教室,我就发现同学们用异样的眼光瞧着我,指指点点的好像我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恭喜你呀!”建峰见我满脸堆笑,笑里显然有些异样。一幕未完,另一幕又开始了。

“告诉你们,咱们班里有人……”亮杰一边用眼瞟着我,一边压低了声音,对围在他跟前的一群男同学绘声绘色的传颂着什么趣闻。

“哈哈哈——真过瘾!”他们哄笑起来了。我一下子明白了,脸也立刻热辣辣地红了。我向她瞟去,她趴在桌子上一动也不动 。

“这么小就懂得那个,长大了一定会更风流!”亮杰说着,几个同学和着笑着,还不时地拍着手,那声音像一根根针扎在我的心上,好刺耳,好揪心。

我痛苦的趴在桌子上,心里感到委屈极了,同时又感到愤愤不平,难到男女同学之间就不能互相交往吗?难道换张照片就是大逆不道吗?那一张张嘲笑的面孔,那一声声刺耳的话语压得我难以抬头,泪水禁不止夺眶而出……

以后的几天里,那几位起哄的同学一见到我就笑,笑中有嘲笑,有鄙夷甚至有骂声 ,我像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夜里我的枕边总湿一大片,我受不了这侮辱性的谩骂!嘲笑!挖苦!讽刺!甚至想到死,可死了就可以洗去耻辱吗?

这件事班主任终于知道了,他把素娟叫了去。我的心立刻紧张起来。但心想班主任总不至于像同学们那样吧!

突然,她哭着跑了回来,情况不妙,我心里害怕极了。

班主任来到教室,脸色很吓人,气得胸脯一起一伏地。他激动地说“咱班发生了一件我没有想到的事,同学们有的早已知道”,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有人偷偷地干见不得人的事,读得书不少了,竟不知世上还有‘羞耻’二字,丢人现眼,太气人了!”老师越说越气,我的脸越来越烧,浑身的血液好像在倾刻间沸腾起来 。我不敢相信这刻毒的语言,是出自老师之口,使我难以忍受。我趴在桌子上,心头在滴血,眼泪不住下流。全班五十多双眼睛注视着我(除她外),讥笑着我这个丢人显眼,不安分守己的坏学生。

“华峰,到我办公室来一趟!”班主任大喝一声,把头一扭,气呼呼地走了。

我机械地起身,腿竟像灌了铅,心里像压了一块大石头。教室到老师办公室,若在平时不到两分钟即到,可我却走了十分钟。眼前仿佛是一片沼泽地,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艰难的代价。

在老师办公室,班主任似乎骂累了,声音低了许多,但气愤却丝毫不减。

“你这孩子,不是我说,你,你现在年纪这么小,难道父母把你送到学校,就是让你干这样的事吗?”

“老师,我没有那个意思……” 呜——我终于放声大哭起来,几天来压抑在心头的悲痛像一泓决了堤的水库,泪水淹没了理智,心是碎的,似乎要让这哭声来了结一切。

“好了,好了,错了,改了就好,以后不要再干那种傻事了。你想想,你这样做,在学校影响多大!也许刚才我说话过于难听,可我都是为了你好啊!”或许是我把班主任哭软了,或许是他不愿多和我说了。

“老师,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我又一次哽咽着说。

“不管有没有,在学校影响极坏!好了,你去吧!”班主任真的累了。

我怀着沉重的心情,眼前仿佛一团迷雾,灰朦朦的,似乎要一口吞了我,我竭尽全力在挣扎,挣扎……

当天下午放学,我约好友志强出去谈心。一路上沉默了许久,还是我先开的口。

“志强,你怎样看待‘这件事’?”

“这是一件极其平常的事,但同学们的猜疑和老师不够冷静的处理方法,使事情复杂化了。”

我听了,心里涌起一股感激之情。此时此刻能这样说的会有几个人呢?但我心头的乌云依然在兴风作浪。

“我不想上学了,也没脸上下去了。”我把酝酿已久的话说了出来。

“你怎能不上呢?你一走,不正证明了他们的话是真的吗?怕什么!身子正就不怕影子斜!你应该昂起头挺起腰杆顶住。”志强鼓励着我。

我紧紧地握住志强的手,为能有他这样的朋友而高兴。

后来,渐渐地,大家都把这件事淡忘了。可男女同学之间从此像筑了一道无形的墙。教室里总是冷冷清清的,使人感到寂寞和压抑。

期中考试后,我的成绩一下子落为班里第二十名,这一落千丈的成绩,无疑又使我大哭了一场。“……思想不正常”,通知书上这五个字像一张狰狞的脸对我歇斯底里的笑着。

回家怎样向家长交代呢?我陷入了难堪的痛苦之中……

上初三时,素娟和志强排在一张桌。

一天素娟不在时,志强和我开玩笑“华峰,你敢和她换座位吗?”那是我们班很流行换座位,因为同性在一起不感到拘束。

我没有吱声,虽然这是玩笑,可我却没有勇气,但又不肯认输,就趁她不在时坐到她的位置上,并且低声说:“谁说不敢?”

“这不能算!你敢坐到她来吗?”志强有意挑逗。

我沉默了,诸如此类的玩笑很多很多,但我终因那件事,始终没有勇气和她交往。一直到毕业,我俩没有说过一句话。

分别已经两年多了,每想起那件事,就觉得自己太幼稚、太单纯、太傻、对不起她。两年的风风雨雨使我们都成熟了许多,因为年龄可以作证。遗憾的是三年来我们没有说过一句话,见面如同不相识,一晃而过。但我确信我们永远是朋友,我们间人为的玫瑰色的墙,一定会拆除的。

羊癫疯都有哪些类型
癫痫病的正确抢救方法是什么
癫痫病人的护理方法

友情链接:

轻赋薄敛网 | 不乖小兔子下载 | 硬盘数据恢复北京 | 傅程鹏和程愫夫妇 | 月经期盆腔积液 | 常州管家婆 | 泰国护肤品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