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下载游戏盒 >> 正文

【荷塘】浮 萍(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李莉是一个漂亮的女子,一个良善的女子。

从小就不知世情的险恶,人心的难测。十八岁时,结识了邻村的男孩儿志军,俩人情投意合,心心相印。花前月下,小河岸边无不留下他们的足迹和笑声。李莉的眼里荡漾着笑意柔波,嘴里哼着快乐的歌儿,脚步轻盈,似舞蹈一般。

精明的母亲,读懂了女儿的心事,追问谁让你这么高兴?李莉忍不住告诉母亲她恋爱了,对象在赵村。母亲不说二话,第二天,就托熟人把志军的家境了解得一清二楚。

晚饭后,母亲喊住即将迈出大门的李莉道“傻女子,别再去找他,那个家穷得叮当响,你能受得了,我还没面子呢”。“妈,你不要那么势利眼,穷,会穷一辈子吗?”“不行,翅膀硬了,就不听娘的话了吗?敢去,我就死在你面前!”李莉只好返回房间生闷气。作为家里唯一的女孩儿,她不想忤逆父母,落下不孝之名。母亲看她回屋后,索性把门反锁起来,不让女儿有外出的可能。

三天来,吃喝全由母亲从窗口往里送,上厕所时,母亲也紧随其后。满心的委屈与怒火,只有李莉知道,她想先应付过这几天,“地里焦麦炸豆,看你能管几天?”只是苦了志军,不知他有多着急。

“乖女儿,给你商量个事儿,你大姨给你提了一个好头儿,搞建筑的,条件不错。”莉莉妈第一次和颜悦色地对她说道。“不嫁,不嫁,你相中你去。”莉莉反抗道。

“死女子,这事老娘说了算。由不得你。”

李莉逃了出来直奔赵村。

志军家,铁将军把门,唯有一条小狗慵懒地卧在大门口,院里传出鸡叫的声音。

夜降临,李莉二次来到志军的门口,院里没有一丝亮光。

远处蹒跚着走来一个老人。“闺女,你找谁?”“爷爷,我是志军的女朋友,请问,他家的人在不在?”李莉问道。

老人轻轻地叹声气说道“娃儿,可怜呢。爹死了,娘也改嫁了,奶奶有病无钱医治。听说,昨天他随着表哥南下打工了。”

李莉沮丧地回到家里。

母亲一天三遍地唠叨她的婚事,不断地给她洗脑。“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过光景需要钱,无钱困死英雄汉”。

李莉置之不理她母亲。冷战,斗争,吵骂,无济于事。

她在等待心上人的消息。那年月没有手机,更不知志军的通信地址。

春去春回,秋来秋往。

一年过去了,没有志军的消息。

大姨往家来的次数渐多,每次总是一个内容,提亲。

“闺女,别犯傻,人家不来找你,你还憨等个什么?姨又给你遇了个好头儿,他家可殷实了,到他家你就能当家”

李莉心灰意冷了,不想再浪费青春。

冬至来临,天冷,心更冷。

在大姨的第十次软磨硬泡下,莉李莉上了花车,走向未知的生活。

繁琐的礼节过后,李莉一个人等着陌生的新郎官儿。

东倒西歪,浑身酒气,满嘴疯话,他趔趄着扑到在床边。

所谓的幸福就是这样的吗?李莉拷问自己的良心。他爱我吗?

冷冽的风呼呼地吹着,满屋的烟气和刺鼻的酒气。

李莉的丈夫嘴里叼着烟,一圈儿汉子在喝着酒,侃大山。

“峰哥,你小子哪辈子修来的艳福,搂着那么漂亮的女人,多滋润!小心啊!”田力喝高了,不止一次这样半真半假地戏谑道。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峰从此多了个心眼。

李莉在结婚的那天夜里,就接受了命运的安排,不做非分之想,只是在夫妻生气时偶然会想起志军,并会怪他不辞而别。

“兄弟,让李莉和我一起去赶集吧?”邻家大嫂对峰说道。

“她忙,你找翠花嫂吧?”峰婉转地回答道。

“怕什么,我不会把你媳妇儿吃了。和我在一起你还不放心?”邻家嫂急将道。

黄昏时分,赶集的一对妯娌喜笑颜开地回到家。

灯光下,李莉穿着合体的连衣裙,更俏丽了。

“兄弟,你家李莉太漂亮了,昨天我可打开眼界,男人的目光都追着她呢,你嫂子我成了她的陪衬”。大早上峰的心里刮起了大风。

嫂子的话,像锥子一样刺着他的心。

有意无意地,峰多了一层心事。

酒,喝地凶了,看媳妇看得更紧了。他怕某一天她会跑了。

正月元宵节,家家户户都去观灯。李莉和孩子一起去看灯,峰遇见了朋友,被拉上饭馆喝酒。

人群涌动着,车辆拥堵在十字路口。

“莉莉”,李莉仿佛听到一个熟悉的呼唤声音,四顾无人。

“莉莉”又是两声呼唤。回头却瞥见志军不知何时到了她的身边。

五年的相思泪已干,五年的音讯全无,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莉,别怨我,当年你妈跪地求我放过你,因为我太穷,所以我才去打工了,想赚大钱后再娶你。”志军说道。

“可是,三年后,听人说你结婚了,我不能再去打扰你。”志军再次说道,“这是我的名片,有急事就找我。”志军说完这番话匆匆地走了。

李莉的泪悄悄地流下来。“这是命,人算不过命。”李莉边走边想。

“妈,我饿,吃蛋糕”。女儿说道。

孩子的声音,把李莉拉回到现实中。还有啥想法,为了女儿,也要安分守己地生活。

峰,接了一项工程,应酬多了起来。带李莉去喝酒的机会也多了起来。

孩子上学,老公在外忙着。

峰醉酒的时间更多。

峰的脾气见长,外边的莺莺燕燕见的也多。

不顺心时,喝酒后,开始动起了拳脚。

新伤摞着旧痕。

抑郁、无奈,女儿成为李莉唯一的希望。

一夜等待,一夜未归。陌生的香水味飘了过来,那个冤家,也踉跄着扑倒在床上。

李莉几番犹豫,几度挣扎,终于等到峰清醒的时候。

“昨晚你在哪儿?为什么不回家?”李莉问道

“应酬。婆娘家管这么多干啥,吃饱撑的。”峰不屑地回道。

冰天雪地,寒风呼啸。那个冤家又一次彻夜未归。

洗衣机里胡乱地扔着几件衣服,领子上,淡淡的口红印迹。

凌晨,峰熏熏大醉。

“咱离婚吧,你天天醉,这日子没法过了。”李莉鼓足勇气说。

“啥?你皮肤又痒了吧?老子缺你吃还是缺你喝了?”

“你昨晚去哪儿了”莉问道。

“你在找不痛快不是?应酬客户。”

“口红印从哪儿来?”李莉追问道。

“不想过了?专管男人的事。”峰边说边摔门而去。

一张离婚协议书,一副决绝的面孔。

李莉被丈夫哄骗签字。理由是,女孩儿怀孕了,一个高中生,不然女方的家长要告他强奸罪。

李莉只身一人离开是是非非的家。

女儿留给了峰,他有钱,不会亏待自己的骨肉。

整理东西时,一张名片映入她的眼帘。

一个久违的名字,一个遥远的初恋,一桩被母亲扼杀的婚姻。

“有急事来找我。”这句话仿佛响在耳畔。

十一

李莉没有去找志军,因为她不想打扰他的平静。

志军亦不去找李莉,因为不想给对方找麻烦。

十二

街头,两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再次相遇。

“你最近好吗?”志军随口问道。

“我很好,独来独往。”莉回答道。

“怎么?那些传闻是真的?”志军问道

“是真的”。李莉不由落下了眼泪,只是不想让对方注意到。

“你等我,我会给你一个说法,我去找那个王八蛋算账!”

“不要去,我不想再回到原来的生活中去,我受够了那种生活。”

十三

一次又一次的约会开始了,李莉和志军又回到十八岁的时光。

短短的相聚,长长的等待,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痛苦欢乐交织,酸甜苦辣咸五味杂陈。

矛盾纠缠,良心炙烤。

李莉品尝着甜蜜的爱情,也在自责自己的不应该。

志军在补偿,在情感,在物质上毫不犹豫地给予李莉补偿。

十四

春节,志军回到洛阳的家,电话不再打一个。

他说媳妇脾气不好,身体也不好,还照顾卧病在床的老母亲。

李莉再次明白,失去的永远不再回来,一切都不再那么简单。

“结束吧,结束这段不舍的感情”。李莉退掉二人的租屋。

李莉换了新号。

不属于自己的,永远没有希望,何必自讨苦吃。

前方也许会有更好的风景。

十五

相亲的次数日益增多,饭局也不缺乏。

李莉的心在驿动。

生活的大书,教会她很多很多,她在筛选着合适的结婚对象。

每次李莉看到浮萍,就仿佛看到自己的影子。

日子在滑动,心在滑动。

哪里是归宿,哪里是家,哪个人是她的救世主?她不知道,唯有天知道。

重庆治羊角风医院
癫痫病人会遗传给下一代吗
治疗癫痫的针灸方法

友情链接:

轻赋薄敛网 | 不乖小兔子下载 | 硬盘数据恢复北京 | 傅程鹏和程愫夫妇 | 月经期盆腔积液 | 常州管家婆 | 泰国护肤品代理